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安徽萧县政府拖欠数千万工程款包工头吞药自维权

2020-10-22 0人读过

安徽萧县政府拖欠数千万工程款 包工头吞药自杀

包工头杨永向讲述他的遭遇(4月28日摄)。

包工头杨永与建投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复印件(4月30日摄)。

3月27日,承建安徽萧县市政工程的包工头杨永,被政府一直拖欠数千万元建设款,要债无果又不堪债务重负,绝望之下吞药自杀。这一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影响。

政府本该是市场秩序的维护者、社会和商业诚信的监督者,为何却成了欠债的失信源头?新华社对此事件进行了调查。

包工头不堪夹板气吞药自杀

在萧县见到杨永时,刚出院不久的他头发蓬乱,面孔浮肿,脸色黯黑,话不多,只是低头叹气。

3月27日凌晨,杨永把家里能找到的药片全吞了下去,随后倒地人事不省。问他吃了什么药,杨永摇头说不记得了,然后伸出双手掬成碗状说:这么一捧吧。

自杀未遂的杨永曾是材料商、工程器械商和包工头们争相供货的杨总。在2009年至2012年间,他所属的公司在萧县市政工程招标中密集中标,合同总金额累计过亿。

这些工程主要是萧县新开发地块周边的路桥、排洪沟等市政项目。根据合同,政府应按工程进度每月付款,但据杨永说,政府极少按时足额给付进度款,没办法他只能欠着下游的材料款、人工费。

2012年底,杨永负责的几个项目主体工程陆续完工,材料商、工头们开始上门讨债了,天天有人堵在家门口,响个不停。杨永所在公司的负责人唐毅多次上县政府讨债,得到的答复总是暂时没钱,有钱就给你们。

政府欠杨永的钱越多,他欠农民工、材料商的钱就越多。去年中秋节,从杨永处要不到钱的农民工、材料商曾聚集县政府讨薪。被拖欠20万元的挖掘机工头冯忠民告诉,一位分管的县领导接待他们时说,政府欠的是项目工程款,不欠个人的钱。

农民工、材料商们一合计,觉得政府说得也有道理,这账,还是找杨永要。

逢年过节、麦收播种季、学校开学前,都是讨债高峰期,也是杨永最发愁的时间。今年春节前,杨永听说政府节后可能会有钱还一些债。正怕年关难过的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一辈子没借过钱的杨永,以个人名义借了470万元高利贷,给工头、农民工补发了部分工钱,他跟放高利贷的人说,过完年就还款。虽然这笔钱远不够偿债,但至少让追债的工头、农民工多少也拿点钱回去过年。

年过完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政府仍没有偿还工程款的意思,几笔高利贷也还不上。拖得越久,窟窿越大后面的事他不敢想,最终决定服药自尽。

政府真有理还是耍赖皮?

虽然被抢救过来了,但杨永想不通:欠钱的不是我,为什么走投无路的是我?

看到,杨永和建投公司签订的《萧县公园北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26条显示,双方约定的工程款支付方式和时间为按当月付给已完工程量造价80%工程进度支付,验收合格后经审计部门审计决算为准,支付工程总造价90%。工程款余额10%,工程保修期满后一个月后付清。

这份合同的签订时间为2011年11月25日,工程于2013年审计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虽然政府并未如约支付进度款,但杨永不敢停工止损。否则垫付的前期资金就等于都打了水漂。只能咬着牙干完,盼着政府早晚能把钱给我。谈起艰难的处境,杨永连连叹气。

据杨永统计,现有4个已完工的市政项目仍被政府拖欠建设款,欠债总额超过5000万元。而政府称,他们统计的数额与杨永有出入,但承认有几千万元欠款。

关于与杨永之间的债务,萧县县长王共伟表示我们肯定认账。他强调萧县政府偿债能力没有问题,目前债务负担风险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只要项目通过审计,相关工程款可以全部结清。

既不是不还,也不是没钱,政府又为何要欠杨永数千万元的天价债务?

代表萧县县政府与杨永签合同的,是萧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建投公司是国有独资公司,其董事长由县政府任命,主要职能是代表县政府开展城市市政工程建设。公司董事长姜联合说,工程款可以结清,但关键是杨永承担的项目存在不规范问题有待理清。

随后,姜联合向出示了两份合同,一份是建投公司和杨永所签订的施工合同,还有一份是建投公司和安徽安粮新城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代建合同,两份合同内容都是修建公园北路。

代建,指的是政府将土地出让给企业,企业投资修建市政设施代替缴纳土地出让金。县政府担心一边把工程款付给杨永,一边又没有收回安粮置业的土地款,为避免政府花冤枉钱,必须要把两份合同的问题查清,包括其中是否存在违规违纪行为等,妥善处理后才能付款。

杨永急了:为什么过去一年都没发现这个问题,来采访了说有问题?既不调查,也不给钱,就是欠账耍赖!

虽然出现两份合同原因蹊跷,但杨永认为,自己按照合同完成了工程,政府就应该依约付款,另一份合同与他无关。政府工作失误,为何要我埋单?

诚信断档谁之责

签下两份合同的人,已经不在萧县任职。2012年萧县原县委书记毋可先用油爆香生姜片保良腐败案发,同时涉及当地数十名党政干部。两份合同上的签名,正是一名落马官员。

在萧县采访时发现,无论是政府拖欠承建商建设款,还是承建商但它更专注在短消息上。在短消息发出后 30 秒拖欠包工头工资、材料款,已经形成了一种前债未偿,后债又起的债滚债现象:工程不断上马,资金就可以保持周转,若前债拖不过,就拿后面工程的资金先还上。前任班子工程戛然而止,留给继任者的就是大发展背后的大笔债务。

采访中,多名建筑公司负责人说,这种现象具有一定普遍性和典型性,当债务累积到一定程度,即便想履约还债也有心无力了。

安徽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江庆指出,一些地方的城投公司没有自己的现金流,只是一个融资平台,实际上就是一个空壳公司,主要靠财政资金供血,这样的情况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尤为严重。

当地的业内人士告诉,建筑市场垫资普遍,多年来萧县建筑企业债务链条基本能运转,但政府换班后债务后遗症逐渐开始显露。萧县市政工程欠款问题,掀开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冰山一角。

欠债还钱,是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诚信,作为政府更应该是诚信的守护者。安徽大学副教授常伟认为,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的基石,如果政府诚信出现危机,不仅会增加政府管理成本,更容易引发群体仿效的社会消极作用,危及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

就在结束采访时,建投公司负责人联系杨永,表示将尽快还上拖欠的工程款。截至16日,杨永仍没收到政府应还欠款。会还的,这句话杨永已听了几年,不知这次能否真的会还? 郝方甲、程士华、舒继华



先声药业
玉林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奶粉过敏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