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半月天使第章藏在心底的人营养

2021-01-12 0人读过

半月天使 第303章 藏在心底的人

夜渐深。

城镇一片宁静,原本熙熙攘攘围堵在街道、屋顶的恶魔族族人已如秋日的枯叶被风卷走,留下那一片杂乱的街道,遍地踩烂的干果杂物,摔碎的瓦片花盆,以及遍地黑漆漆一大片烧焦的灯笼残屑。

胖乎乎的狐狸灯笼带着小耳朵,扯掉了几个,剩下零星几个歪歪扭扭悬挂在屋檐下,随着夜风轻轻摇摆。

素白窗纱被风卷起,轻摇曼舞,染上一抹朦胧灯火光华。

屋内,

灯火依旧亮如白昼。

黎小果、黎小若、黑糖三只小家伙东倒西歪、四仰八叉地睡在床上,远远看上去像三团没叠好的衣物,小啾蜷在床边打着轻鼾,鼻子边悠悠然飘着个透明鼻泡。

客厅。

千翎坐在椅子上,双腿并拢,双手恭谨放在双膝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一动不动,老实得像个听课的小学生。

“还有呢?”拷问般凶巴巴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她摇摇头:“没了。”

金色兽瞳亮闪闪,一对白绒绒的狐耳高高竖起,不时灵活地轻轻一抖。

黎菁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翘着腿,一眨不眨盯着她,眉头紧锁,压低了声音:

“真的吗?你觉得我会信吗?”

黎夕站在黎菁旁边,亦是一眨不眨盯着她,表情严肃像一尊伟岸石像,眼睛却闪闪发光。

千翎瞅了瞅这俩人审犯人的姿势,有些无奈地耷拉下脑袋:

“真的没了。”

白绒绒的狐耳抖一抖,黎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也就是说……”

“你还在天使圣城的时候,就已经跟澜月大人认识了?”

千翎点点头。

“然后你们俩在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

千翎扳着指头算了算,点头。

摸着下巴的手顿了顿,黎菁一眨不眨盯着她,1秒,2秒……

又转过脸看向旁边同样一脸古怪的黎夕,两人对视一眼,脸颊忽然不约而同飘起一朵红云,暧昧地向着她挤了挤眼睛:

“小翎啊……真看不出来,啧啧啧……艳福不浅哟……”

千翎见他俩意味深长地冲着她贼笑,愣了愣,脸颊微微一烫:

“想、想什么呢你们!小月那会儿就是个小毛孩,才这么高!”

她伸手在自己腰间比划着,顿了顿,又在胸口比划了一下,皱着眉像是陷入了纠结。

难怪当初那银发小鬼头长得那么快,明明最初才到她腰间,短短一两个月时间就到她胸口位置了……

原来是个伪小鬼。

“哎哟,还有专属昵称呢…教师必须先正己身…”黎菁暧昧地眨了眨眼,一双眼亮闪闪,“小孩怎么了,感情就要从小培养的嘛!”

千翎瞅着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有些无奈,张了张嘴还想解释,又放弃了,讪讪地扯了扯自己的手指。

“我还奇怪这月神大人好端端地怎么会出现在吟风河谷,要只是路过、顺手灭一波天使卫兵那也算了,可竟然主动提出接纳咱们,还派巨角魔队接我们到恶魔族本部,吃穿住行各种用度一律免费提供……”

黎夕摸着下巴,眉头轻蹙,又瞅了瞅她,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爱屋及乌。”

最让你感到难受的失利黎菁使劲点头,一双眼睛亮闪闪快要掉出来,伸手握住千翎的手使劲摇了摇:

“没错!小翎呀,我们都是沾你的光呢!”

千翎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顿了顿,缓缓抽回手:

“别胡说,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怎么没有?”黎夕看着她,表情认真,“天上不会平白无故掉馅饼,澜月大人没有理由对咱们这么好,既然你曾经救过他,你们又在一起生活过几个月,他对你有感情也很正常。”

千翎一怔,呆呆看着他,喃喃重复了一遍:“……感情?”

自然有感情。

曾经……他是她唯一的家人啊。

“对啊,”黎菁今天一反常态地非常赞同黎夕的观点,使劲点头,“当初你不是救过他、照顾过他么?澜月大人现在做的这一切肯定是在报答呀。”

千翎瞅了瞅她,缓缓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早已经搞不懂那个人了。

倘若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一丝一毫的报答之心……

当初他在爱伦伊斯制造那些屠杀案的时候,他滴水不漏隐瞒身份的时候,无声无息不告而别的时候……

可有将她当做家人?可曾想过死在他手里的那些人都是她的血脉同胞?可曾想过他突如其来失踪她有多着急多伤心?……抑或知晓也无所谓,反正不过一枚用完便可丢弃的棋子?

可倘若几个月的朝夕相处,真的全无半分感情……

处刑台上为什么要救她?

森林里为什么宁可跟那名恶魔族长老撕破脸也要护着她?

今天又为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认下小若“父亲”的身份?

千翎咬着嘴唇,一双眉毛渐渐拧成一团。

可不管怎样,有一点却清晰摆在眼前……

加上今天这次,她又欠他了,越欠越多……什么时候还得完?

千翎揪着头发唉声叹息。

“说起来……小翎啊,上次小啾逃出驯兽场的时候,在峡谷上空不也是澜月大人出手救了你么?”黎菁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双眼睛忽然放出光来,兴奋得快要跳起来。

黎夕眨了眨眼,眼里也放出光来:“没错,本来以为是巧合的,原来……”

“没错没错,小翎啊,他几次三番对你这么好,肯定是看上你了!”黎菁眨巴着一双星星眼凑到她面前,紧紧握住她的手。

“……”千翎安静看着她,任由她拉着她的手,眨了眨眼。

黎菁盯着她,1秒,2秒……

垮下脸,讪讪地松开手坐回椅子上:

“好像也不太可能喔……”

千翎瞅着她,吐了吐舌头。

“呃,小翎啊,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我国幅员辽阔思喔……”想了想刚才那句话似乎不太好,黎菁赶紧摆摆手,皱着眉很为难的样子,“主要是……”

“那毕竟是澜月大人,恶魔族的最高领袖,三百年前传说中的大人物……站在他那样的人身边的,一定也不会是小人物吧……而且你是圣城的人,你们不是天敌么……”

感受到一道小心翼翼的视线,千翎没好气瞟了她一眼:

“我知道,不用解释了。”

她比谁都清楚。

那个人是明月,而她是墙角里一株不显眼的杂草。

经历过风吹,雨打,日晒,雷劈……

能够卑微地继续活下去,已属侥幸。

当初能够遇见那样的大人物,能够照顾他一段日子……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幸运的吧。

只是这幸运的代价,也太大了点……是她那卑微渺小的世界所承受不起的。

千翎看了看自己身后那一片空空如也,缓缓垂下睫毛,嘴唇轻抿。

见她忽然陷入沉默,黎菁有些慌张地跟旁边的黎夕对视了一眼,连忙跑过来抓住她的手:

“小翎,我又胡说了,你知道我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对不起……其、其实,没有关系的呀!天敌又怎么了,澜月大人既然公开承认了小若父亲的身份,也就是说,他承认他跟你……”

千翎抬头看着她,伸手轻轻捏捏她的脸,叹了口气:

“我又不生气,你急什么。”

黎菁打量着她,露出一抹笑容,轻轻抖了抖那对白绒绒的狐耳,由着她捏她的脸:

“真的不生气啊?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

还以为戳中了痛处……

原来,那并不是你的痛处啊。

“阿菁你说的又没有错,没什么好生气的……”

千翎缓缓垂下睫毛,声音轻飘飘像是蒲公英升起:

“而且……我有喜欢的人。”

绵阳白癜风医院排名
哈尔滨好医院牛皮癣
合肥排名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