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劈天斩神第一千九百零五章爆这就滚营养

2021-01-12 1人读过

劈天斩神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爆)这就滚

警告康将军不要阳奉阴违的同时,也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有了今天的遭遇,莫飞将军觉得,只要康将军的脑子还算正常,就不会再和阴无为有所勾结。

面对阴无为和幽阴门的蠢蠢欲动,莫飞将军不希望萨特王国的朝廷官员中,再有吃里扒外的事情出现。

“莫飞将军放心,卑职知错,再也不敢了!”

康将军第一次在莫飞将军面前自称卑职,并不是情势所迫,而是被莫飞将军的胸襟折服。

以莫飞将军的性格,既然说出不再追究,就一定不会食言。

有了莫飞将军这句话,康将军的性命基本算是保住了。

尽管没有完成阴无为交代的任务,势必要引起阴无为的巨大不满。

但是,康将军好歹也是萨特王国的副将,不属于幽阴门势力范围,阴无为不致于明目张胆的惩罚康将军。

只要国王陛下那里能蒙混过去,康将军就能顺利度过危机。

至于莫飞将军做人质的问题,康将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以莫飞将军和逸尘的交情,无非就是要留下来叙叙旧而已,逸尘是不可能为难莫飞将军的。

所以,不等莫飞将军的‘但是’说出来,康将军就抢先表态。

“还不快滚!”逸尘厌恶的催促道。上周

“这就滚……”

康将军迈开大步,却一个不小心又倒了下去。

长时间的处于禁锢之中,又被接二连三的恐惧吓得半死。

一时之间腰膝酸软,真的就应了逸尘说的那个字——‘滚’。

莫飞将军又和七位随从交代了一番,这才让他们和康将军一同离去。

“逸尘,你就不怕康将军出尔反尔?”

义兵团的危机解除,莫飞将军随着逸尘回到了义兵团的议事大厅。

刚一坐下,莫飞将军就忧心忡忡的问道。

以莫飞将军的性格,绝不会轻易饶了康将军这个背叛朝廷的败类。

但是,逸尘已经开口,莫飞将军不便阻拦,可心里的疑惑依然存在。

“他不敢,除非找死。”逸尘轻描淡写的说道。

能够从义兵团活着出去,康将军就该谢天谢地了。

身份暴露之后,对于阴无为来说,康将军不再有利用价值。

就算康将军还想和阴无为套近乎,恐怕阴无为都没兴趣了。

再说了,惹恼了逸尘,即使康将军再有本事,也难有逃脱的机会。

相反,要是老老实实的按照逸尘的意思去做,最起码还能保留副将的职务。

“倒也是,逸团长的身份,足以震慑住康将军。”

莫飞将军不喜欢勾心斗角,并不是十分理解逸尘的做法。

好在这件事情终究没有酿成大祸,义兵团和萨特王国之间,没有发展到阴无为期待的程度。

“宇文则也不是啥好鸟……”

逸尘气咻咻的说道,禁不住捏了捏拳头。

“啊?什么意思?”莫飞将军一愣,顺口问道。

从进入义兵团,见到逸尘的那一刻起,莫飞将军就把宇文则的意图告诉了逸尘。

也正因为如此,逸尘和一尺道长才有足够的准备时间,瓦解阴无为的阴谋。

在莫飞将军看来,这次的义兵团之行,宇文则也是出于无奈。

阴无为是萨特王国的相爷,宇文则不能不给面子。

既然是阴无为说出义兵团囚禁了宇文锋,宇文则没有理由无动于衷。

且不说宇文则一直忌惮着阴无为,就算是站在父亲的立场,也要对义兵团搜寻一番。

刻意让莫飞将军这个与义兵团交好的钦差大人,率领康将军和随从们前往义兵团,就已经说明了宇文则的态度。

莫飞将军弄不懂,逸尘并将在相当一段时期内持续。当前干嘛要骂国王陛下宇文则。

“宇文则知道,康将军和阴无为勾结,还让康将军跟着你,即便是三位战王强者级别的随从,也有可能没有瞒过宇文则的眼睛。

以宇文则老奸巨猾的经验,不会连这点猫腻都看不出来,可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康将军和三位随从随意发挥……”

逸尘明白莫飞将军的忠诚,只好慢慢的分析给他听。

“你是说……不对呀,陛下说过要和义兵团一起对付幽阴门的,而且特意嘱咐我,不能做出伤及义兵团的事情。”

耐心的听完了逸尘的分析,莫飞将军觉得很有道理。

只不过,他从来都不会认为,宇文则想同时消耗义兵团和幽由于吞吐量低阴门的实力。

“你当然相信宇文则咯,可你有没有想过,义兵团的快速崛起,引起了宇文则的恐慌。

要是义兵团有实力铲除幽阴门,将会给萨特王国带来新的隐患,作为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宇文则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王位。”

逸尘告诉莫飞将军,宇文则的身份以及这几十年的遭遇,养成了他无情的性格。

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舍弃,又怎么可能眼看着义兵团一天天的壮大起来,甚至对朝廷构成威胁。

幽阴门和阴无为的强势,从某种角度上说,也是宇文则多年的示弱,所形成的必然事实。

要是一开始就下定决心,即使失去萨特王国的国王之位,也要和幽阴门决一死战的话,现在未必是这样的状况。

吃足了幽阴门的苦头,宇文则绝对不愿意重复这样的噩梦,迟早有一天,他会设法铲除义兵团。

目前的示好,也就是相互利用罢了,一旦局势发生改变,幽阴门被铲除,宇文则就要把义兵团列为自己的最大敌人。

为了保住国王之位,宇文则不择手段,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他都会设法争取。

“被你一说,我倒有些糊涂了。”莫飞将军犹豫了片刻,无奈的说道。

就像前几年一样,莫飞将军被幽阴门长老围攻,逸尘救他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话。

莫飞将军当时还是王宫守卫的首领,就是不愿意夹在宇文则和阴无为之间,才听从了逸尘的意见,就任镇东将军府的副将一职。

后来,萨特王国的白大将军,也暗示过莫飞将军,究竟该忠于萨特王国,还是忠于国王陛下。

莫飞将军一直纠结这个问题,甚至以为宇文则和萨特王国,属于同一个范畴。

逸尘的分析,让莫飞将军意识到,宇文则未必真的以萨特王国的百姓为重,否则这些年来,就不会容忍幽阴门胡作非为了。

“等事情明朗以后,你就不会糊涂了。”

逸尘没有继续解释,便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

“义兵团分部的六万大军,在石锦镇的北面集结,被镇东将军府的官兵阻隔,你看……”

尽管以义兵团分部的兵力,闯过一万官兵的封锁,并不是一件难事。

但是,逸尘还是希望,莫飞将军能够睁一眼闭一眼,让魁爷和林雷率军进入石锦镇,与夏夜先生汇合。

“这个……陛下也曾提到过,可石锦镇的东南两个方向,加起来有接近二十万的江湖势力,你准备如何处理?”

莫飞将军没有直接回答逸尘的问题,反而把围困石锦镇的江湖势力拿出来说事儿。

义兵团的实力非常强悍,要是和周边的义兵团分部里应外合,击溃二十余万江湖势力,应该是绰绰有余。

然而,围困石锦镇的江湖势力中,至少有一半,是不愿意卷入战争的。

有的是迫于幽阴门的势力,不得不委曲求全,加入到围困石锦镇的队伍。

也有的势力,本着浑水摸鱼的心态,虽然参与了围困石锦镇的队伍,但他们只想找机会弄点天材地宝之类,并非要和义兵团作对。

更重要的是,这些江湖势力中,只是混入了数量不多的幽阴门成员,还算不上正统的幽阴门势力。

若是义兵团和这些江湖势力开战,即便是稳操胜券,也要接受伤亡较大的结果。

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义兵团要想没有损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按照宇文则的意思,义兵团要是不能搞定这些江湖势力,就说明义兵团不具备与幽阴门叫板的资格。

如果是这样,莫飞将军率领的一万官兵,就没必要去讨好义兵团,而得罪阴无为和幽阴门。

“果然,宇文则是只老狐狸,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我要解除石锦镇的围困,简直是易如反掌!”

逸尘冷笑一声,恨恨然的说道:“要不是看在宇文则愿意对付幽阴门的份上,我早就对他不客气了。”

对于逸尘来说,在鬼域封印被迫之前,最大的敌人就是幽阴门。

宇文则再不济,也是天罗大陆五大王国之一,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手上拥有数量众多的军队。

若是善加利用,萨特王国的官兵,也是一支实力强劲的队伍,在铲除幽阴门的行动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助力,才有可能击败幽阴门,逸尘不想放过任何机会。

“你有办法解除石锦镇的危机?”莫飞将军眼改善农村生产生活环境;要加大畜牧业发展专项资金的投入前一亮,连忙追问一句。

以莫飞将军的判断,义兵团在不接受大量伤亡的情况下,很难赶走这些江湖势力。

逸尘所说的易如反掌,在莫飞将军看来太过玄乎,总觉得不太靠谱。

北京治疗卵巢炎医院
对乙酰氨基酚是退烧药吗
合肥好医院妇科